中俄即将开通“西线”天然气通道

  • A+
所属分类:众筹融资

    11月9日,普京在莫斯科接受了中国媒体的联合采访。在谈及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的能源等项目合作领域时,普京表示:“5月,我们已经就通过‘东线’向中国供应天然气达成了一致。合同签署的期限是30年,预计每年供应380亿立方米天然气。无论对于双边关系还是对于整个世界贸易,这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长期交易。除此以外,我们对开辟‘西线’供应通道的问题有着基本的互信。该项目的许多技术和商业参数已经谈妥,这为协议的最终达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被俄方称为“阿尔泰”(Altai)的西线输气管道将从俄罗斯境内通往中国,是双方天然气管道项目合作的第2条路径。(中俄达成第二轮天然气项目合作,协议双方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协议规定,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将购买俄罗斯最大石油生产商Rosneft的子公司Vankorneft的10%股份。)该管道从新疆乌恰入境,增加额外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这几乎是中俄5月签订合同中东线供应量的2倍。当阿尔泰管道完成后,中国将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消费者。俄罗斯将每年供给中国680亿立方米天然气,超过德国每年4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供给。

    天然气项目合作启动“中俄速度”

    杨成认为,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包括能源战略伙伴关系在习普五次会面后完成了从再定位到加速推进期的过渡。

    “普京不仅强调了作为两国关系发展恒久动力的共同利益,更进一步突出了发展基础设施和高科技产业等内生性因素的共同挑战之于中俄关系的独立价值。”杨成说道,“这意味着上述两个领域合作将有可能为新时期的中俄关系提供新的增长点。”

    此外,全方位的能源合作同样会推动中俄关系的升级换代。普京在参加亚信峰会期间中俄签署了东线管道项目合同,此次又选择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多边合作机制上宣布西线天然气管道方案大局已定,更是突出了中俄互为战略支撑的意义所在。

    虽然阿尔泰管道方案目前仍只是达成了原则性互谅,具体细节仍有待企业间的深入谈判,但可以预期,类似东线管道长达十余年的周折可能不会再现,天然气项目合作的“中俄速度”时刻已经启动。

    在杨成看来,更有意思的是,中俄能源合作显然不仅只有天然气领域一枝独秀,除了已被熟知的原油、电力、核能、煤炭等项目合作外,普京此次还首次披露中国数家企业已参与北极大陆架开采项目,这意味着中俄两国未来在北极问题上将会建立更为实质的互惠关系,并有可能外溢到北方航道等领域的合作。

    西线管道项目实际上已讨论多年,在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达成协议前,俄方同期提出了“阿尔泰”方案。对于俄罗斯而言,出口多元化及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地区开发的双重压力都要求俄尽快与亚太地区的伙伴提速合作。而正如普京所说,历史上的“兄弟情”与互助构成了当代中俄关系的基础。当下处于历史最好时期的全面、平等、信任的双边关系也决定了中国必然是俄在亚太地区的核心伙伴。

    在此意义上,阿尔泰管道也就成为了夯实中俄全方位合作关系的一块基石。更关键的是,中俄还在探讨其他合作路线的可能性,比如液化气供应等。换言之,即便在天然气领域,中俄也将构成多元化的合作网络。

    俄支持亚太自贸区

    杨成认为,普京的讲话也将加强APEC在地区一体化进程中的作用,在“APEC精神”指引下促进平等、综合、共赢而非利己、排他的合作成为俄亚太政策主打方向之一。与美国“重返亚太”几乎同步,俄罗斯转向亚太的步伐正在加快。

    在具体政策选择上,与美致力于加强盟国体系和推动《跨太平洋[4.24% 资金 研报]伙伴关系协议》(TPP)等欠缺足够包容性的新制度安排不同,俄更重视APEC等传统机制,更希望出现一个多元平衡的合作体系。换言之,在促成亚太新秩序生成时,俄主张照顾所有参与方的利益,支持亚太自贸区(FTAAP)的设想,明确主张地区一体化的任何方案都应公开透明且不能相互对立、相互碰撞。这与中国的立场颇为契合,也势将为两国在亚太地区层面上的合作提供新的议程。

    普京的相关访谈也表明,与中俄关系的不断升温相比,俄美关系的冲突性和矛盾性正在被乌克兰危机放大,短期内得到迅速改善的可能性日益降低,受制于中期选举结果的奥巴马政府再次“重启”俄美关系几无可能。

    油价大跌倒逼俄调整经济结构

    在杨成看来,加快调整经济结构,应对油价下降的冲击波,已成为俄政府的常在命题和战略优先方向。从此次访谈看,普京已经意识到油价大跌的根本原因在于全球供需关系正在出现供大于求的本质变化。这对于高度依赖油气资源的俄罗斯经济无疑是巨大挑战。

    调结构以往虽多次被俄高层提及但迄今未能得到有效贯彻,过去十余年的油价高企在某种程度上成就了“幸运普京”,也给俄造成了当下的发展困境。无论俄承认不承认,无论俄认定多大程度上是政治因素在主导国际油价的起起落落,俄罗斯经济对其的高度敏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所以普京反复强调将采取全面和长期措施予以调整。

    “更大的麻烦是,在乌克兰危机背景下,俄进入了经济中长期低速增长期、国际油价进入相对稳定的低价波动期和西方制裁力度进一步加大期的三期叠加阶段,俄已经别无选择。”杨成说道,“普京此番更为强调供需结构论的表达,从某种程度上更多是针对俄国内市场和国内官僚体系的一次动员令。”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